幸运飞艇前二直选计划网

言情阁 > 惊世狂妃:我家萌宝是神医 > 第四十九章 罪魁祸首

第四十九章 罪魁祸首

一秒记住【笔♂趣÷乐 zbbxstc.com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第四十九章 罪魁祸首

    夜如歌拿着丹药来到苏月泽家,她用力敲了敲大门,就见有仆人过来开门,“麻烦通传一下,城主府夜如歌拜见。”

    “等着吧。”仆人看着夜如歌,面色闪过一抹不喜,不耐烦嘀咕道,“今天夜家的人还真是勤快。”

    他关了大门,便立刻往前厅跑去,走到厅门口听到里面主人正在跟客人说话,便没有立刻进去。

    “月泽哥哥,事到如今你一定很后悔吧?”一个女孩有些得意的说道,正是前脚来的夜梦瑶,“我马上就要嫁入皇宫了,而你和夜如歌则只能当一对苦命鸳鸯。”

    “夜梦瑶,”苏月泽的声音听起来有些鄙夷,“你如果想在我面前耍威风,我觉得就没有这个必要了,别说你只是嫁给一个皇子,你就是嫁给九殿,也改变不了你一个废物的本质。”

    “苏月泽,你好大的胆子!”夜梦瑶显然有些恼羞成怒,“你睁大眼睛,看看你家,看看你的腿,你还以为自己是那个万人崇拜的天之骄子吗?你现在就是个残废,还是个连丹药都买不起的穷残废。”

    她说到这儿,忽然冷笑了一声,故作同情的说道,“月泽哥哥,其实我今天来也没有别的意思,毕竟三年前没有你,我今天也没有机会嫁给二皇子,所以呢,你只要承认三年前自己选错了,再对我说一声谢谢,我手里这两颗黄阶五级的丹药就可以免费送给你,这可是够你用一个月呢!”

    苏月泽听不懂夜梦瑶的话,什么三年前的事儿,跟夜梦瑶嫁入皇宫有什么关系,但是他实在不想听夜梦瑶废话,便有些不耐烦的说道,“够了,我不需要你的施舍,你马上离开便是!”

    然而他话音刚落,就听见厅后有人大声道,“月泽,不得无礼!”

    随后,便见苏月泽的父亲苏凛冬和母亲云氏从后面走了出来,两人见到夜梦瑶手里真的拿着丹药,脸上顿时绽放出热情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梦瑶,快坐。”云氏拉着夜梦瑶的手,亲切的说道,“伯母看你从小就有福气,果然现在要嫁进皇宫,以后更是享不尽的好日子。”

    夜梦瑶有些得意的冷笑了一声,当年苏家正盛,对她这个夜家旁支的小姐可是爱答不理,现在真是风水轮流转。

    她有些冷漠的抽出自己的手,现在的苏家,跟那个失势的夜如歌一样,都是任人践踏的可怜虫罢了。

    “伯母,”夜梦瑶目光流转,看了一眼依旧高高在上的苏月泽,“我今天来其实也是好意,念在我跟月泽哥哥相识一场的份上,送来两枚丹药聊表心意。”

    “好孩子,你有心了。”云氏转过头冲苏月泽道,“月泽,还不快谢谢梦瑶小姐,当年你也是被鬼迷了心窍,怎么就对夜如歌那个祸害上了心呢?”

    苏月泽冷哼一声,“爹娘既然你们来了,那你们招待夜梦瑶便是,我先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苏月泽!”一直未发话的苏凛冬沉声道,“你给我站住,怎么能这么无礼?”

    苏月泽却完全置若罔闻,催动着轮椅就出了前殿,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等在门口的家仆见苏月泽出来了,立刻上前禀告道,“大少爷,城主府夜如歌小姐在门外求见。”

    苏月泽迅速皱了一下眉头,刚想让家仆打发夜如歌离开,就听见身后的夜梦瑶大声道,“谁来了?我没听错是夜如歌来了?”

    “谁?”一瞬间,云氏的脸色陡变,语气不善的跟家仆确认道,“你说谁在外面求见?”

    家仆忙如实禀告,“城主府夜如歌小姐。”

    “她还有脸来?”云氏的脸色更难看,“当年要不是她,月泽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?马上让她滚!”

    苏月泽就知道会是这样,因此之前夜如歌到了家门口,他也没敢让人进来拜见,直到现在他的父母对夜如歌的怨念依旧很深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,”谁知道夜梦瑶忽然开口,“如歌姐姐竟然来了,就让她进来吧,或许她是来道歉的呢?”

    她说完,还一屁股坐到了旁边的位置,显然是准备看夜如歌的笑话。

    云氏本不想见夜如歌,可是见夜梦瑶这样,她也只好忍气道,“好,就叫那祸害进来,我倒要看看她打算怎么道歉!”

    苏月泽见家仆离开,无奈的叹了一口气,催动轮椅再次回到了前厅,希望自己在能让夜如歌别那么难堪。

    夜如歌等了好一会儿,才见家仆来传话,让她去前厅,她跟着家仆往前厅去,一路上看着苏家今非昔比的样子,心中更加痛恨夜琉璃。

    “家主,夫人,夜如歌小姐来了。”家仆将人带到前厅,便识相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夜如歌一脚踏进前厅,便看见夜梦瑶正一脸得意的坐在旁边,她不喜的皱了皱眉,又冲主位的二人道,“如歌见过苏伯伯、见过云伯母。”

    “啪!”的一声,云氏猛地一拍旁边的桌子,怒火冲冲的说道,“夜如歌,你怎么有脸来我们苏家?怎么有脸见我们月泽?”

    “娘,”苏月泽实在是不想夜如歌如此难堪,便第一时间开口劝阻,“当年的事儿跟如歌妹妹无关。”

    “你闭嘴!”云氏恶狠狠的瞪了自家儿子一眼,“你还帮她说话?当年如果不是为了她,你会被打伤吗?你现在应该在神龙岛,而不是坐在轮椅上天天为几颗丹药发愁。”

    “娘!”苏月泽握着轮椅的手,猛然加大了几分力,有些着急的阻止道,“娘,你在说什么,当年的事情,如歌妹妹也是受害人,你怎么能怪她?”

    “月泽啊,”云氏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苦笑了一声,“夜如歌是受害人,那你呢?你有没有想过,你是受了无妄之灾啊!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夜如歌!”

    夜梦瑶看着眼前的状况,心里简直乐开了花,“云伯母,当年月泽哥哥确实是被鬼迷看心窍,如果早一点乖乖听琉璃姐姐的话,哪还有今天?”

    她想到顾氏说的话,又鄙夷的看了一眼夜如歌,“被这种不知羞耻的狐媚女人盯上了,如果当年你们没有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