幸运飞艇前二直选计划网

言情阁 > 惊世狂妃:我家萌宝是神医 > 第一百三十六章 黑袍男人

第一百三十六章 黑袍男人

一秒记住【笔♂趣÷乐 zbbxstc.com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第一百三十六章 黑袍男人

    帝无极一直往前走,周围的人越来越少。

    夜如歌一直乖乖跟在后面,还不停地碎碎念道,“九殿,你知道吗?能够认识你,其实是我和星星的最开心的事儿,真的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从小就被判定为一个废物,而星星他一出生就是个小天才,你无法理解我这个娘亲有多开心,只可惜……我不能陪他长大了,甚至……我都连累他要一辈子待在不夜城了。”

    “九殿,这个地方可以了吧?应该没人能看见了,你就下手吧!”

    她话音刚落,就见帝无极猛地转过身来,阴沉着脸,随后一只手迅速用灵力控制住自己的脑袋了。

    夜如歌感觉自己的身体无法动弹,好像有什么东西正迅速从她体内流走,她想我大概要死了吧?

    “夜如歌,”帝无极有些不耐烦的开口道,“有没有跟你说过,你有时候真的很烦?”

    夜如歌依旧是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,她感觉自己的脑袋越来越沉,似乎马上就要站不稳了,看来自己就要死了。

    下一瞬间,她终于眼前一黑,整个身子迅速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帝无极立刻眼疾手快的上前,一把将人打横抱了起来,他看着躺在自己怀中的绝色容颜,轻轻说道,“兽神,在真相没有弄清之前,我不会杀你,但是我也不会让你离开我的视线。”

    他最后看了夜如歌一眼,便抱着人迅速在原地消失了。

    “夜如歌,关于兽神的一切记忆,我都帮你抹去了,我也会帮你压制住兽神的力量,这是我目前能为你做的最后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夜如歌再次醒来的时候,天已经黑了,她见夜南星可怜巴巴的坐在旁边看着自己,有些恍然如梦道,“怎么了?星星,谁欺负你了?”

    夜南星瘪了瘪嘴,有些嫌弃的说道,“娘亲,你太丢人了,你怎么能跟九殿偷偷去喝酒了,还喝醉了!”

    啊?

    夜如歌顿时有些不好意思的揉了揉有些疼的脑袋,原来自己刚刚跟帝无极去喝酒了?而且还喝醉了?真是丢人。

    她费力的坐起身,一把将夜南星捞进了怀里,“好了好了,星星乖,是娘亲错了,娘亲以后戒酒,戒酒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好,小东西,我帮你作证,某个女人说她要戒酒。”帝无极坐在桌边,确定夜如歌确实什么都不记得了,这才起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风行烈在旁边也立刻附和道,“对,我也作证,如歌你真的太不讲究了,竟然跟九殿偷偷喝酒庆祝,还说你俩没有jian情。”

    最后两个字,他没敢大声说出来,怕九殿去而复返捏断了他的脖子。

    夜如歌冲着帝无极的背影做了个吐了吐舌头,又哄了哄夜南星,“星星乖,娘亲真的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算了,”夜南星开心的吧唧一下亲在了夜如歌脸上,“看在娘亲今天这么厉害的份上,我就原谅娘亲了。”

    “对,如歌你今天真是太厉害了。”风行烈也忍不住崇拜起来。

    夜如歌也沾沾自喜道,“我确实也没有想到,明明连火系灵力都无法控制,竟然会因为体质而免疫了火系攻击,也算是上天对我当了那么久废物的补偿吧。”

    几个人顿时开心的笑了起来,还热情的讨论起来明天的选拔。

    帝无极回到了隔壁房间,很快黑衣侍从出现。

    “九殿……”黑衣侍从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担心,但是他也不知道该如何让帝无极改变主意。

    帝无极淡淡道,“你不用多说了,我已经决定了,这件事,你烂在肚子里,夜如歌是兽神的事儿谁也不能告诉。”

    “属下明白。”黑衣侍从恭敬的低着头,“只不过,兽神今日觉醒时气息非常强烈,我恐怕已经有其他人得到了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无妨,”帝无极微微眯了眯眸子,“咱们跟着夜如歌去神龙岛,没人能把兽神抢走。”

    “属下明白。”黑衣侍从微微颔首,随后便迅速消失了。

    几个时辰后,原本守在悦来客栈外面的银月,半睡半醒间听到了一个声音,脑海中立刻一个激灵,耳朵也立刻竖了起来。

    仔细的听了一会儿,意识到自己并没有听错,银月心如擂鼓,它看了看悦来客栈,确认没有人注意自己,才悄无声息的向一个方向狂奔而去。

    银月一路进了魔兽森林,循着声音往深处找去,很快便看见一个全身笼罩在黑袍下的男人,正在一棵树下等着自己。

    皎洁的月光透过浓密的树盖散下来,落在了银月身上,它放慢速度往前走去,周身散发出莹润的白色光芒。

    一步一步,只见银月的身子渐渐发生了变化,它似乎一点点站了起来,身上雪白的毛发逐渐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一身白色的长衫。

    等来到黑袍男子身后时,银月,一头沧月银狼,竟然变成了一个穿着白衣的翩翩公子。

    “守护者大人,您终于来了。”银月在黑袍男子身后单膝跪下,神情虔诚极了。

    黑袍男人依旧背对着银月,从头到脚都看不真切,声音低沉而阴冷,“你找到兽神大人了?”

    “是的,”银月一直跪在地上,“是城主府的一个大小姐,她是灵音体质,属下已经将驭兽神功教给她,可以暂时隐藏她身上的秘密。”

    “办得不错。”黑袍男人声音没有太多起伏,“他们的人来了吗?”

    “是的,他们已经调查了好久。”

    “是谁来了?”

    “帝无极。”

    “竟然是他?”黑袍男人声音终于有些惊讶,“他们竟然敢让他来找兽神?”

    “守护者大人,帝无极似乎忘记了他跟兽神之间的事儿了。”银月将自己的猜测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哦?忘了?”黑袍男人听起来有些隐隐的兴奋,“那今天他没有发现兽神大人吗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按理说应该发现了,我还以为他要杀了兽神大人,可是最后却什么都没有发生。”银月显然也想不通。

    黑袍男人沉默了一会儿,才开口,“会不会是他记起来了?”

    “无法确定。”银月如实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,先别理他,保护好兽神大人,其他守护者也会得到消息,这一次我们再也不会让兽神大人受到半点伤害。”黑袍男子说完便立刻奔向了森林最深处。

    银月等了好一会儿,直到确认黑袍男子已经消失了,才站起身,随后转身往森林外跑去,人形的身子也渐渐消失,再次变回了一只威风凛凛的沧月银狼,悄无声息的回到了悦来客栈外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