幸运飞艇前二直选计划网

言情阁 > 惊世狂妃:我家萌宝是神医 > 第二百三十章 她的暗卫

第二百三十章 她的暗卫

一秒记住【笔♂趣÷乐 zbbxstc.com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第二百三十章 她的暗卫

    夜如歌被问得愣了一下,她不明白帝无极的话是什么意思,有些茫然的看着帝无极,等着他继续说下去。

    帝无极收回自己的目光,语气淡淡道,“夜如歌,你记住,即使你要嫁,我也没有要娶你的意思。你要是没什么别的事儿,就回去吧,我最近有些忙,大部分时间都不会待在云麓殿。”

    夜如歌没说话,帝无极说的那句我没有要娶你的意思,反复在她脑海回荡,让她的心情莫名有些失落。

    帝无极说完了,见夜如歌站在那还不动,便又看了过去,“你还有事儿?”

    夜如歌看向帝无极,平时灵动的样子看起来有些郁闷,声音也闷闷的响起,“九殿,跟我说这个话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嗯?”帝无极看到夜如歌这个样子,心头猛地紧了一下。

    夜如歌非常认真的问道,“九殿说即使我要嫁给你,你也没有要娶我的意思,是什么意思?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些?”

    自己为什么要这么说呢?

    大概是因为知道对方的毫不在意,帝无极只能选择这种方式,让自己不至于那么丢脸,毕竟堂堂九殿在第一次想要娶一个女人的时候,竟然被对方漠视了,这实在不是一件光荣的事儿。

    帝无极收回目光,不再去看夜如歌的眼睛,看似随意的回答道,“没什么,有些事还是提前说明白比较好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夜如歌的语气明显有些激动,“九殿这是怕我有非分之想吗?”

    帝无极有些不自然的眨了眨眼睛,有非分之想的人应该是自己,他微微抿着唇没说话。

    夜如歌见状心中更加不爽,就算她对帝无极是有那么一点点不同,但是她也没有疯狂到想嫁给要杀自己的人。

    她气呼呼的往后退了一步,远离了帝无极一点,冷冷道,“如果是因为那天晚上的那个吻,在这里给九殿道歉了,九殿放心,我对您没有其他想法,那晚上不过喝多了而已,如果当时陪在我身边的是北幽或者阿烈,我说不定也会吻他们。”

    她这话显然就有些气话了。

    帝无极的神色果然变了变,幽深的眸底似乎涌动着莫名的情愫,就那么紧紧的盯着夜如歌,“夜如歌,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?”

    夜如歌明显的感觉到四周的气压在不可控制的变低,她下意识有些心虚的闭了嘴,有些赌气的看着帝无极。

    帝无极的声音听起来有些严肃,“你以后不许喝酒了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夜如歌不服气的说道,“九殿要管的这么宽吗?反正你都要走了,我喝不喝酒你能看见?”

    “暗卫!”帝无极一声冷喝,黑衣侍从立刻出现,帝无极又说道,“从今天开始,不许夜如歌喝酒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黑衣侍从头皮发紧,他能感觉到整个云麓殿都有种风雨欲来的低气压,他实在是不想在这里呆着。

    他觉得夜如歌真是有本事,九殿那么淡然的一个人,却因为这个女人一而再再而三的动气,还真是了不得。

    夜如歌气得直咬牙,目光看见桌上放着的玉壶,直接一步上前将玉壶拿了起来,“帝无极你看清楚……”

    我的天啊,黑衣侍从想原地消失,夜如歌竟然直呼九殿大名,而且还公然挑战九殿的忍耐力,太可怕了。

    夜如歌说着一仰头就要把一壶的酒都喝了。

    帝无极顿时就变了脸色,这……这女人怎么会如此大胆?无论是在九重天还是在凡间,这还是第一个如此挑衅自己的女人吧?

    他站起身,修长的胳膊一把将夜如歌手里的玉壶捞了过去,冲黑衣侍从道,“以后云麓殿不准出现酒。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。”黑衣侍从冷汗直流,这玉壶中的琼浆也是当初帝无极吩咐常备的,怎么说变了就变了?

    夜如歌的酒量果然不是盖的,虽然没喝多少,但是显然已经醉了,看向帝无极的眼神,都有些迷离了。

    帝无极头疼的要死,冲黑衣侍从挥了挥手,“出去吧。”

    黑衣侍从如蒙大赦,立刻原地消失,恨不得离云麓殿越远越好。

    夜如歌已经有些站不稳了,一双漂亮的水眸有些不爽的瞪着帝无极,是的,她一个小小的凡人此时正瞪着高高在上的神君继承人。

    帝无极有些头疼,他知道夜如歌一醉就什么道理都说不通了,不过……不过她醉了,会不会再亲自己一次呢?他心里忽然有了一种小小的期待。

    帝无极告诉自己,这是最后一次,他陪着她醉一次,然后便假装远离她,暂时退到暗处保护她,成为她的……暗卫。

    在没有得到真相之前,他不能再轻易闯入她的生活,否则一切回归原位,他怕她会为难。

    帝无极如此想着,便将手中的玉壶又递了过去,“想喝便喝吧,最后一次了。”

    最后一次?什么最后一次?

    夜如歌不懂,她现在也懒得去想,只是气呼呼的伸手去捏帝无极的脸颊,意外的是,她还真捏到了。

    这是九殿的脸颊哎,自己真是厉害。

    夜如歌傻乎乎的笑了笑,看着帝无极眼中的震惊,她得意极了,“让你欺负我,你太坏了,因为我在乎你,你就欺负我吗?”

    帝无极的眼神看起来更加震惊了,夜如歌说她……在乎我?

    夜如歌絮絮叨叨的说起来,“那天晚上我也不是故意的,你说你怎么这么小气,亲一下会怎样啊?会怎样啊?难道那是九殿的初吻吗?”

    帝无极耳尖又红了几分,严格意义上,这不算,毕竟三年前,他鬼使神差的跟那个女人做了个全套,但是在帝无极心里,他又觉得算。

    毕竟,那个吻才是个意外,他连基本的意识都没有,而那天晚上,他明明有机会阻止夜如歌,但是他没有。

    他想要她的亲吻,哪怕是此刻,明知道这女人醉得没有理智,他还是想要她的亲吻。

    帝无极深深的明白,自己……真的爱上这女人了,如果梵音说的不假,曾经他们也是神侣,那么自己也算是专一了。

    可眼前的兽神呢?她也会像曾经那再次爱上自己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