幸运飞艇前二直选计划网

言情阁 > 惊世狂妃:我家萌宝是神医 > 第二百七十四章 你可知罪

第二百七十四章 你可知罪

一秒记住【笔♂趣÷乐 zbbxstc.com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第二百七十四章 你可知罪

    夜如歌似乎愣了一下,随后才后知后觉的看向了凤止的腿,“凤止大人,受伤了?”

    凤止不解的皱了皱眉,夜如歌的反应让他有些奇怪,语气忍不住急切起来,“到底怎么回事儿?花雨到底在哪儿?”

    夜如歌摇了摇头,实话实说道,“对不起凤止大人,我也不知道花雨师父在哪儿,不过,我觉得他吉人自有天相,应该已经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凤止听得更加糊涂,十分不理解的问道,“到底是怎么回事儿?你不知道花雨在哪,为什么要跟我说谎呢?”

    在他看来,不管是从前的兽神,还是现在的夜如歌,都不是一个自私自利的人,所以夜如歌撒谎了,肯定是另有原因。

    夜如歌此时也不打算隐瞒凤止了,她也清楚的明白根本瞒不住,便神情有些伤感的说道,“这是花雨师父临走前交代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花雨交代的?”凤止有些惊讶的看着夜如歌。

    夜如歌点了点头,继续说道,“我们从洞穴中出来之后,便发现你不在,其他弟子说你进去找我们了,所以花雨就说要回去找你。他临走前拜托我,如果你出来了,他却没有出来,一定要想办法把你弄走,不管是欺骗还是怎么样,三天时间一到,必须离开。”

    凤止有些不敢相信的晃了晃身子,他此时明白花雨的心思,花雨知道自己非常在意夜如歌,所以只有把这件事交给夜如歌才能顺利办好。

    可是,花雨又有没有想过,这样的情况,就算是自己出来了,还怎么安心活下去?自己欠他已经够多了,现在还要欠一条命吗?

    夜如歌见凤止的状态不太好,便上前柔声道,“凤止大人,我觉得花雨师父一定不会有事儿,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中毒了,”凤止有些绝望的打断了夜如歌的话,脸色一片死灰道,“他中了很厉害的毒,如果不是他,那么该死的人,该留在那里的人,就是我了。”

    夜如歌还是有些无法相信,想了想又说道,“凤止大人,你不是没看见花雨师父死了吗?他应该是消失不见了,那么你就不能断定他无法活着回来,我觉得你应该振作一下,如果有一天他回来了,他肯定不希望看见你这么难过。”

    “他会回来吗?”凤止不知道,心中的绝望根本无处安放,他整个人都有些无精打采。

    “一定会的。”夜如歌坚定的说道,虽然不知道花雨和凤止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,但是她可以肯定,两个人之间的关系肯定不一般,两个人是可以为对方死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或许吧。”凤止苦笑了一声,随后转身往外走去,他现在只想一个人待一会儿,这么多年积压在心中的感情,在这一刻,他真的压抑不住了。

    夜如歌看着凤止踉跄的背影,心中也有些担心花雨师父,见凤止消失了,才小声问道,“无极,花雨师父真的出事儿了吗?”

    在此时的夜如歌看来,自家的暗卫无极,绝对是数一数二的高手,无所不知无所不晓的存在。

    帝无极显然有些无语,没想到这女人现在还真是把自己当成下属了,他轻轻叹了口气才说道,“花雨怎么样跟你有关吗?你现在不应该研究一下那枚凤翎吗?”

    夜如歌差点把凤翎忘了,她一边将凤翎取出来,一边又不放心的问道,“花雨师父到底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然而,帝无极却显然有意要隐瞒,声音淡淡道,“跟你无关,管好你自己。”

    夜如歌还是第一次见自家暗卫这么横,不由得愣了一下,“喂,花雨是我的师父,我自然应该关心一下呀,你这个家伙怎么这么冷血?”

    帝无极闻言心中更不爽了,他不明白这个女人那么关心花雨干什么,花雨有凤止就好了,她跟着凑什么热闹,于是便冷声道,“出来或者没出来,都有凤止在,你别跟着凑热闹了。”

    夜如歌瘪了瘪嘴,她也知道凭借自己现在的能力,肯定是很难帮上忙,于是便自觉地没有再追问下去,而是开始研究手中的凤翎。

    凤止从夜如歌那里离开,便有些神不守舍,回到自己的住处之后,便见黑袍人影出现了。

    他神色恭敬了几分,微微颔首道,“影大人,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黑袍人影的面容依旧看不清楚,声音也沙哑的可怕,冷漠道,“凤止,你可知罪?”

    知罪?

    凤止的心底用力的颤了一下,影作为兽神殿昔日的执法者此时说出这样的话,不免让自己有些费解,“凤止不知,请影大人明示。”

    黑袍人影冷笑了一声,那声音听起来惊悚、诡异,“凤止,还要继续跟我玩把戏吗?你失去了神格,也就失去了跟我相提并论的资格,再做无谓的挣扎又有什么意思呢?”

    凤止听到对方提起神格,显然有些恼火,神色也变了变,“影大人,你今日来如果是为了戳我痛处,那么就到此为止吧,我暂时没有招待客人的心情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显然黑袍人没有要放过凤止的意思,声音继续冷冷道,“在为那条小狼狗担心吗?凤止啊凤止,我早就警告过你,你是九重天的神,从一开始就不该对任何人动情,何况是一个男人,弄得自己现在怎么狼狈……”

    他顿了顿,随后咬牙切齿的说道,“难道现在还想连累兽神大人吗?你曾经做过的孽,发过的誓,难道都雁过无声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。”凤止毫不犹豫的反驳道,“影,当年的事儿确实是我不对,但是这么多年,我一直在补偿,一直在尽我所能帮助兽神大人,我绝不会背叛兽神大人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黑袍人影冷笑了一声,最后又冷声警告道,“凤止,你最好说到做到,否则,你应该知道花雨的下场。”

    “你别碰他。”凤止听到黑袍人这么说,反而心中踏实了一点,但是看着那团黑雾消失,他又有些不安。

    黑袍人是个极为狡诈的家伙,他刚刚说的话,会不会只是为了让自己安心呢?

    不管怎么样,凤止知道自己必须帮助兽神重回兽神殿,否则自己永远都没有自由之身。

    此时,他只能祈祷,花雨真的没事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