幸运飞艇前二直选计划网

言情阁 > 惊世狂妃:我家萌宝是神医 > 第四百五十九章 冷血玉魂

第四百五十九章 冷血玉魂

一秒记住【笔♂趣÷乐 zbbxstc.com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第四百五十九章 冷血玉魂

    凌白转过头,看着玉星魂,直接作了一个飞吻的手势,“我就知道你心里有我。”

    假夜如歌等人见状,简直觉得没眼看,这凌白还真是厚脸皮到家了,男女通吃。

    可玉星魂却脸色如常,仿佛没听到凌白的话一般,给人的感觉就像是……习以为常,见怪不怪了。

    随后,玉星魂和凌白在前面,假夜如歌等人跟在身后,往星魂神殿走去。

    一路上,前面的两个人勾肩搭背,有说有笑。

    确切的说,是凌白一直搭着玉星魂的肩膀,是凌白一直在自己说自己笑。

    玉星魂,只是不时的点了点头,或是简单的应一声。

    玉星魂和凌白在前面走着,假夜如歌和凤止、花雨默默的跟在后面,众人七拐八拐,只觉得越走越偏僻。

    “还没到吗?这星魂神殿也太偏了吧!”花雨看着众人越走越僻静,感觉像是走到了灵宗学院最角落的地方。

    凤止看了看四周,同意的点了点头,不过他觉得像是玉星魂那种性格,估计就很喜欢这种地方。

    刚刚的情形,夜如歌也是捏了一把汗,这会儿才跟假夜如歌说道,“大姐,我能拜托你一件事儿吗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微型红凤语气轻松道,目光却一直有意无意的看着凌白搭在玉星魂肩上的手。

    夜如歌已经没有心思理会微型红凤对凌白的小心思了,直奔主题道,“大姐,你能不能少给我得罪几个人?你知不知道,刚刚那个三宗主可以要了你的命,那不是那些弟子,也不是空间那些老家伙,那是这个圣境中的真正强者!”

    微型红凤不以为然的笑了笑,“就凭她?还差的多了!”

    夜如歌简直一个头两个大,刚刚如果不是因为那个二宗主玉星魂出手,他们这伙人肯定没有好果子吃。

    不过,她觉得有些奇怪,又接着问道,“这个玉星魂你认识吗?他刚刚为了咱们可是把慕容无双得罪个彻底,怎么回事儿?”

    “不认识。”微型红凤直截了当的说道,“玉星魂出手是因为凌白吧,谁知道凌白在哪认识这么个家伙。”

    夜如歌明白问了也是白问,只好点了点头,又最后嘱咐道,“大姐,不管怎么说,你小心点,那个慕容无双肯定恨死你了,之后的比试,肯定更难。”

    “夜如歌,”微型红凤笑了笑道,“你有功夫担心我之后的比赛,不如担心一下帝无极,被明珠那个小贱人拉走了,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?”

    夜如歌轻轻一笑,一点不担心的说道,“怕什么,星星跟着去了,我放一百个心。”

    提到夜南星,微型红凤的嘴角也浮现一点笑意,“这个儿子倒是养的不错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花雨压低声音说道,“这个玉星魂绝对不是个简单人物。”

    凤止点了点头,他自然知道,不过看着凌白和对方的关系,倒是有人格外好奇怎么回事儿。

    按照这个星魂神殿的偏僻程度,以及玉星魂这个处事态度,恐怕这家伙在灵宗学院没有几个朋友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,还能在学院立足,而且担任的是二宗主这样的位置,除了他有一身的本事之外,凤止真的想不到别的理由。

    “凌白看起来跟他很熟。”花雨接着说道,其实这才是他想表达的意思,凌白也绝对不简单。

    凤止闻言先是一愣,随后笑着拍了拍花雨的肩膀,“凌白是我们的人,不用太在意他。”

    他明白花雨的意思是要大家小心凌白。

    花雨无奈的摇了摇头,“凤止,你和凌白多久没见了?”

    凤止想了想,才不太确定的说道,“也有一千多年了吧!”

    “一千年,能发生多少事你知道吗?”花雨语气有些急的说道,“现在他勾肩搭背的人,你都不认识,你凭什么还那么相信他呢?”

    凤止扯了扯嘴角道,“花雨,你不懂,兽神殿的人,不会有异心,当年的大战,凌白受了重伤,所以这一千多年,他一直待在雪域疗伤,所以才没有来找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那玉星魂呢?”花雨一脸无语的问道,“玉星魂你怎么解释?他都能认识玉星魂,而且看起来绝对是很熟的老朋友,你怎么解释?”

    凤止张了张嘴,显然没有找到合适的解释,最后还是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花雨见状,又更加肯定的说道,“凌白的神魂恐怕不简单,他一直不出手,显然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原因。”

    假夜如歌就挺喜欢玉星魂,听见两人的谈话,她不喜的看了花雨一眼,“想那么多干什么,不管怎么说,凌白和玉星魂对我们并没有恶意。”

    此时,前面不远处终于隐约有灯光了,应该是要到地方了。

    凤止觉得气氛有些尴尬,忽然说道,“看玉星魂这个样子,我真好奇,二宗门内的弟子,会是什么样子?”

    花雨冷笑了一声,接着说道,“反正肯定没有几个,而且各个都是怪人。”

    假夜如歌笑了笑,她没有接话,而是在心中补充道,二宗门弟子?有没有恐怕都是一说呢。

    很快,几个人便到了星魂神殿门口,玉星魂和凌白站在殿门口等着众人过去。

    走近之后,假夜如歌才彻底确定了,这星魂神殿中,别说弟子了,根本就连个活人都没有。

    玉星魂指了指旁边的方向,对几个人说道,“这两边的房间都可以随便住,有其他问题自己解决。”

    说完,玉星魂便转身往殿中走去。

    凌白看向夜如歌,柔声说道,“小兽神,我先失陪一会儿,你们自便吧!玉星魂他脾气很好的,你们就是把星魂神殿拆了,他也不会生气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,凌白便一溜烟儿跑了,追上了玉星魂的身影。

    假夜如歌等人无语,见到刚刚那个玉星魂,还敢说他脾气好?天下之大,恐怕也就凌白一个人能干出来这事儿吧。

    凤止和花雨左看右看,确定殿里面真的连个鬼影子都没有,这才有些无语的都找地方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什么情况啊?这个玉星魂平时就自己一个人呆在这儿?他不是二宗主吗?连个下人都没有吗?”花雨显然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假夜如歌也找地方坐了下来,她早就猜到会是这样,心中倒是对玉星魂越发好奇了。

    凤止接着说道,“好了,他愿意收留我们已经是大发慈悲,总比住在三宗门那,一直提心吊胆好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一定,我觉得这个玉星魂,也可能晚上梦游的时候,就偷偷的把我们……”花雨边说边比了一个抹脖子的手势。

    假夜如歌无奈的白了花雨一眼,起身道,“好了,别瞎想了,赶紧去找房间休息,明天正式开始比赛了。”

    凤止和花雨见夜如歌走远了,两个人相视一眼,便一起往一个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两个人同时开口,又同时闭嘴,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对方。

    花雨率先说道,“那个,我还是觉得那个玉星魂怪吓人的,不然晚上,我跟你住一间房吧?”

    他说完,便有些紧张的看着凤止,见凤止似乎有些犹豫,他又忙说道,“不方便就算了,没关系,没关系的。”

    花雨说完便大步往前走,很快超过了凤止。

    然而,下一瞬间,凤止便一把拉住了花雨的手,“一起吧,我……我也觉得玉星魂挺吓人。”

    “噗嗤!”花雨控制不住的笑了一声,“谁能想到,咱们的凤止大人,凤族遗脉,兽神殿的小战神,竟然怕一个半神,说出去谁信呢!”

    “你敢说出去试试!”凤止眉眼带笑的看着花雨,他眼中浓的化不开感情此刻终于澎涌而出。

    花雨也深情的回视着凤止,他自己都不记得了,两个人有多久没有这么看着对方,没有好好感受彼此的存在了。

    另一边,凌白已经跟着玉星魂进了一个偏殿的小房间中,看到眼前的东西,凌白简直是欣喜若狂。

    只见这个小房间中,除了一个桌子之外,全都是一个个材质各异的坛子,显然里面放着不同的酒。

    “天啊,星魂,你这个家伙真是厉害啊!我就知道,你这人表面上看起来无欲无求的,但是绝不会亏待自己。”凌白双眼放光,摩拳擦掌的样子实在是欠揍。

    玉星魂却没有理会凌白的话,而是走到了房间的最深处,然后从一个暗格里掏出了一个小小的坛子。

    凌白看到玉星魂手中的坛子之后,眼睛竟然一下子红了,平时那么能言善语的人,在这一刻却显得有些笨拙。

    他几次开口,但是却激动有些说不出话,最后他拍了拍玉星魂的肩膀,笑着说道,“哎呀,看来今天,是要把你的最爱糟蹋了。”

    玉星魂将酒坛子打开,顿时一阵难以言喻的醉人香气瞬间充斥了整个房间。

    他显然对这小坛酒十分珍惜,两只手小心翼翼的给凌白和自己倒上,接着淡淡的说道,“这酒,只有跟你喝了,才不算糟蹋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好,够义气,够义气,今天咱们不醉不归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