幸运飞艇前二直选计划网

言情阁 > 惊世狂妃:我家萌宝是神医 > 第四百六十九章 付出代价

第四百六十九章 付出代价

一秒记住【笔♂趣÷乐 zbbxstc.com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第四百六十九章 付出代价

    “小东西?”凤止看着凌白,无语的说道,知道了小小在空间中的所作所为,他只觉得有些后背发凉。

    凌白却不以为然,“对啊,就是小东西,你是坏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切。”凤止不屑地回了一句,“那你是蠢东西。”

    顿时,假夜如歌和花雨都不禁笑了起来,凌白显然心情不错,并没有多计较。

    几个人一路说说笑笑,走到一个分岔路口的时候,假夜如歌忽然停了下来,紧接着一道金色光芒围着她转了好几圈。

    假夜如歌心中一喜,忙将自己的镜子掏了出来,随后那道金光便毫不犹豫的飞了进去。

    凤止他们不禁有些惊讶,“这是神魂?怎么还找上门了?”

    凌白想了想很快便明白了过来,“这是空间兽神的神魂吧。”

    “啊?夜如歌,你是怎么做到的?”花雨在一边也是看呆了。

    假夜如歌却没有多说什么,她不想撒谎,因此索性直接说了保密。

    她将镜子收好,刚想转身离开,忽然听见几个弟子的声音,好像正在跟什么人哭诉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弟子说道,“宗主,你不知道,小小师姐实在是太过分了,对我们出手毫不留情。”

    另一个也补充道,“可不是,宗主,你要为我们做主啊,她不就仗着自己是天字阁阁主的干女儿吗?不然她猖狂什么?”

    天字阁阁主?

    假夜如歌的脑海中忽然想起小小说过她是受干爹之命来保护自己,如此说来,小小的干爹应该就是这个天字阁阁主了。

    可是,她搜肠刮肚,也没有想起这么一号人,又问夜如歌道,“天字阁阁主,你在天宸大陆的时候,可有听说过吗?”

    夜如歌也想了好一会儿,才十分肯定的说道,“没听说过。”

    凤止见夜如歌忽然不走了,便轻声问道,“怎么了?有什么问题吗?”

    假夜如歌摇了摇头,有些无语的说道,“没什么,原以为三宗主门下的弟子就够可耻的了,没想到大宗主也一样。”

    她说完便继续往前走,便听见夜如歌再次嘱咐道,“不管这个天字阁阁主是什么人,他能驱使小小,就说明他实力非比寻常,你要小心点,这样的人物,没有十足的把握,尽量远离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知道了,知道了。”微型红凤从夜如歌的语气中听出来明显的嫌弃,有些不耐烦的说道,“如果不是他们主动招惹我,我也懒得理会这些小喽罗。”

    路上,凤止他们又问了小小的事儿,假夜如歌只说是自己偶然遇见的,后来比较投缘便一起行动了。

    不过,凌白自然知道她说了谎,就连凤止也明白,小小看起来傻傻的,可不是夜如歌会去选择的搭档。

    两人只当这其中有什么夜如歌不愿意提及的事情,都识趣的没有追问下去。

    晚饭的时候,大家都在星魂神殿,让人意外的是,帝无极竟然也来了,凌白和玉星魂虽然不太欢迎帝无极,但是他们也不好说什么。

    更让人不解的是,开饭的时候,帝无极竟然率先提议大家可以喝一杯,一起庆祝一下今天众人通过了第一关。

    假夜如歌下意识看了凌白一眼,她显然有些不理解帝无极想干嘛,而且帝无极突然来了,总让她有种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凌白感受到夜如歌的目光,心中也有些纳闷,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“娘亲,你的酒。”夜南星乖乖的坐在夜如歌和帝无极中间,把一小杯酒递给了夜如歌。

    假夜如歌接过了那杯酒,此时她对夜南星还算很有好感,犹豫了一下,伸手摸了摸夜南星的小脑袋,“星星,真乖,一会儿吃完饭,有一个礼物要送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夜南星一瞬间眼睛都亮了几分,看着面前的夜如歌,他想起来之前爹爹跟自己说的话。

    爹爹说,其实现在的夜如歌,虽然不是自己真正的娘亲,但其实某种意义上,她也是自己的娘亲,希望自己能跟她亲近一下,毕竟过了今晚,这个娘亲就要消失了。

    夜南星想到这儿,便笨手笨脚的站起来,他个头依旧小小的,此时刚好跟坐着的夜如歌一般高,他对着夜如歌露出了一个自认为最可爱的笑容。

    假夜如歌愣一下,夜南星的笑容就好像一束光一样,晃得她有些反应不过来,就那么茫然的看着眼前的小家伙。

    夜南星看着眼前熟悉的脸孔,只是眼神有些陌生,他想到或许以后都不会看见,一双漆黑的眼睛瞬间坚定了起来,然后一把抱住了夜如歌的脖子。

    假夜如歌整个人都僵住了,她潜意识有些抗拒夜南星的亲近,可身体却完全没有办法去把小家伙推开,只好惊慌的冲夜如歌道,“怎么回事儿?你这个儿子怎么乱抱人?”

    夜如歌能感受到微型红凤的情绪波动,笑了笑道,“红凤,你别忘了,你就是我,我就说你,这孩子,也是你的儿子。”

    其实到了这个时候,夜如歌已经明白帝无极他们要干什么了,也知道夜南星之所以这么做肯定是帝无极说了什么,这样也挺好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的儿子?”微型红凤的声音都激动的抖了起来,她原本无处安放的手,在听到这句话之后,便尝试着也轻轻抱住了夜南星。

    夜南星得到了回应,顿时胆子更大了起来,他抬起小脑袋,看着夜如歌,眼底忽然闪过一抹狡黠,下一瞬间,便吧唧一声亲了夜如歌的脸蛋一口。

    这一下,假夜如歌彻底傻眼了,整张脸红的不像话,她甚至能感觉属于夜南星的那种奶香气的口水还在自己脸上,她心中挣扎的不知道该不该擦去。

    夜如歌见状顿时有些憋不住想笑,其实这么多天换一个角度跟红凤接触,她觉得红凤也没有表现出来的那么可怕。

    微型红凤显然此时已经傻掉了,连制止夜如歌都忘了。

    夜南星目的达到,美滋滋的坐了下去,见凌白呆呆的看着自己,他得意的笑了笑道,“娘亲,真香。”

    凌白听了想打人,但是不管是帝无极和夜如歌,都不可能让他碰夜南星,他只能将面前的酒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帝无极看着夜如歌不自然的样子,语气淡淡道,“星星这几天一直念叨你,他是真想你了。”

    假夜如歌回过神来,看了一眼帝无极和夜南星,她知道他们想的人不是自己,而是那个被困住了的夜如歌。

    她忽然有些嫉妒夜如歌,无论是帝无极和夜南星,甚至现在的凌白、凤止,都是真心爱夜如歌、保护夜如歌,而自己……跟从前一样,不过是偷了人家的身体,享受着短暂的幸福罢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儿,红凤也是心绪万千,没等帝无极等人开口,便拿起面前的酒杯,一饮而尽了。

    夜如歌知道自己这个身体的酒量,所以,红凤把酒喝了,自己拿回身体的事儿就是时间的问题了,不过,有件事,她觉得应该帮助一下红凤。

    “红凤,”夜如歌开口,“你叫凌白出去,有些事儿想跟他说一下。”

    假夜如歌有些迷糊的摇了摇头,她进入夜如歌身体之后,夜如歌并没有喝过酒,因此她并不知道夜如歌的酒量还不如凌白呢。

    她强打起精神,冲夜如歌无语道,“现在?你确定吗?我感觉我都站不起来了,你这什么酒量呀!”

    显然,微型红凤还没有警觉。

    夜如歌接着说道,“嗯,就现在。”

    假夜如歌有些头疼,但是她知道夜如歌不是胡闹的人,既然说有事就肯定真的有事,她只好冲凌白招了招手,“出去一下,我有事儿要跟你说。”

    凤止神色变了变,见帝无极冲自己递了个眼神,他立刻站起身,“如歌,我扶你出去。”

    假夜如歌也没拒绝,毕竟凤止也是兽神殿守护者,于是两人在前,凌白在后一起出去了。

    凤止将人送出去之后,便折返了回来,一脸不解的看着帝无极,他见过夜如歌喝醉的样子,这个时候,让夜如歌跟凌白单独在一起,是不是有些不合适。

    可帝无极依旧是一副风淡云轻的样子,甚至还吃着菜,跟夜南星低声说话。

    凌白一走,玉星魂就将目光看向了帝无极,似乎想问什么,犹豫了一下还是喝了一口酒,没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帝无极感受到玉星魂的目光,便转头看了过去,淡淡道,“你想问什么?”

    玉星魂有些惊讶,在他印象里,光明神殿的那些家伙自大又高高在上,没想到帝无极竟然主动跟自己说话。

    他扯了扯嘴角,“没什么,只是觉得,今天这样的场面,无极上神似乎有些不该出现在这儿。”

    “夜如歌是我的妻子,夜南星是我的儿子,你说我不应该出现?”帝无极继续吃东西,对于玉星魂的冒犯,似乎没有什么感觉。

    玉星魂看了夜南星一眼,又喝了一口酒,站起身道,“帝无极,你们光明神殿的人,终究要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,你也不例外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