幸运飞艇前二直选计划网

言情阁 > 惊世狂妃:我家萌宝是神医 > 第五百一十一章 它是贪念

第五百一十一章 它是贪念

一秒记住【笔♂趣÷乐 zbbxstc.com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第五百一十一章 它是贪念

    凤止意识到自己的人都追了上来,压低声音说道,“都低头,别看那个无明业火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注意到那个无明业火有问题了?”夜如歌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凤止不着痕迹的点了点头,他知道,自己这队人除了夜如歌,其他人根本不想要那无明业火,因此并不会十分容易就被迷惑。

    可是无痕那队就不一定了,别人不说,无痕和冷幽绝对都逃不了。

    看来,这三个好队友,很快要上演一场好戏了。

    果然,没走多远,夜如歌就发现,无痕和楼明威的目光,几乎全都粘到了无明业火上。

    两人一路上,连脚下的路都不顾了,双眼一直一眨不眨的盯着那无明业火。

    倒是冷幽,不甚在意,目光总是在花雨身上扫过。

    “花雨师父,一会儿,你要小心那个冷幽。”夜如歌压低声音,提醒花雨。

    花雨迅速点了点头,也不知道为什么那冷幽盯上了自己,他早已做好准备。

    众人继续前行,越来越接近机械宫殿,在机械宫殿的最外面便有一个阶梯,一眼看过去,就是直通塔尖的。

    夜如歌的心猛地提了起来,看来,已经到了最后关头,谁最先到达塔尖,就有了先机。

    可是这阶梯,会不会有机关呢?

    夜如歌不敢莽撞行事,她扯了扯凤止的衣角,示意他将速度慢下来。

    凤止这一队的人,都同时慢了下来,然而他们很快发现,无痕他们在不停的加速,除了冷幽之外,其他人都没命的往前冲。

    凤止他们也不再耽搁,迅速跟上了几个人的步伐。

    走到阶梯跟前的时候,冷幽一把将无痕扯住,示意让楼明威先走。

    果然够奸诈,够狡猾。

    楼明威却全然不觉,阶梯很窄,几乎只能容一个人通过,他似乎还怕别人争抢,迅速上了阶梯。。

    随后无痕和冷幽也跟上。

    凤止带着夜如歌跟在几人身后,花雨跟在他俩身后。

    因为听了凤止的话,夜如歌和花雨后期几乎再也没有抬头去看过无明业火了,因此此时心境还算平静。

    楼明威的速度越来越快,身影看起来越来越急迫,很快,就连无痕等人也察觉出来不太对劲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楼明威看起来不太对劲。”无痕眼中闪过一抹寒芒。

    “无痕,你知道无明业火的传说吗?”冷幽冷声说道,他从踏入炎宫的那一刻开始,就知道这将是一趟什么样的旅行。

    “无明业火的传说?”无痕两道俊眉轻拧,“这无明业火不是天地间第一个火种吗?”

    “不止。”冷幽闻言摇了摇头,他要说的当然不是这种众所周知的信息。

    “无明业火,代表着天地间的第一个贪念。”冷幽仰头看着那高处散发着纯粹火光的塔尖,接着说道,“有的时候,最亮的地方,反而存在着最可怕的黑暗。”

    冷幽的声音并不小,没有要防着谁的意思,他也明白夜如歌等人早就看清了这个本质,因此并没有抢先接近无明业火。

    夜如歌等人闻言均有些讶然,没想到这无明业火竟然还有这么一个典故。

    如今想来,这无明二字,反倒是取得极为恰当,因为人人都想得到,那份深入骨髓的贪念,是最黑暗的。

    夜如歌抬起头也看向那无明业火,心中却荡漾起了不一样的情愫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自己是否还应该去获得它,获得之后,它又会不会影响自己呢?

    凤止显然看出来夜如歌的疑虑,轻声说道,“现在返回还来得及,我总觉得,走到这儿,才是到了最危险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凤止的话音刚落,就听见最前面传来一声惊慌未定的叫声,众人忙循声望去,却见走在前面的楼明威脸色变得惨白。

    “白……白骨!”楼明威一屁股坐在地上,指着前面,声音颤抖的说道。

    无痕在楼明威后面,也看到了前面的情况,然而周围并没有发现异常。

    如此诡异的情况,怎么能让人不害怕?

    夜如歌等人闻言,都面面相觑,因为他们也没有发现任何异常。

    到这时候,众人的心中都开始不安了。

    无痕的脸色变了变,他知道自己刚刚的反应有些丢人,这会儿被楼明威的反应一吓,反而理智了一些。

    他回头看向了冷幽,试探道,“不然,你先走?我和楼明威在后面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楼明威闻言立刻从地上爬起来,几步跑到了冷幽身后,当了缩头乌龟。

    冷幽也并没有说什么,便径直往前走去,无痕心中一喜,赶紧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剩下的路,大家都走得十分小心,也没有发生任何事情,仿佛刚刚楼明威的死,只是众人的一个幻想。

    很快,众人离那高塔越来越近,眼前的阶梯也越来越宽,最后,众人终于走到了机械宫殿的最上方,高塔就在众人眼前。

    此时看过去,高塔约有千米,如果没有任何障碍,一路通畅的话,众人很快就能到达塔尖。

    可是,如今跟塔还有一定距离,便能感觉到空气中,让人隐隐有些难受的灼热感。

    无痕在犹豫,刚刚那些白骨出现的太过离奇,此时自己应该一个人过去吗?

    如果这塔真的还有古怪,自己过去了,岂不是白白送死?

    可如果没有,这么多人一起过去,接近无明业火的时候,会不会成为自己的竞争对手呢?

    无痕的目光在夜如歌等人的身上扫过,凤止的实力应该很强悍,那其他人呢?

    然而,无痕还未开口,花雨便冷冷的说道,“无痕,你到底走不走?你不过去的话,我们就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无痕神色变了变,冷幽说过会对付花雨,所以花雨应该不足为惧。

    那么如歌呢?她的实力虽然应该不强,但是底牌太多。

    她会是自己的对手吗?

    无痕回忆来这一路上,夜如歌几乎没有怎么出手,因此自己对她也没有一个清楚的估量。

    但是换念一想,夜如歌最大的底牌巨剑此时也无法上去帮忙,她应该不可能是自己的对手。

    无痕看了一眼冷幽,点了点头,随后他转身道,“如歌师妹,一起吧!”

    无痕嘴角含笑的看着夜如歌,眼中的阴谋却丝毫不掩饰。

    夜如歌也乐见这个结果,既然敢邀请自己上去,简直再好不过了,只是这种时候,她觉得不应该都上去。

    她回头看了看凤止和花雨,“你们两个人要留一个在底下,如果真的出了什么意外,咱们也有个后手。”

    凤止闻言立刻冲花雨道,“花雨,你留下来,我陪如歌上去。”

    花雨却坚定的摇了摇头,“不行,我得上去,那个冷幽恐怕有古怪,你们对付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凤止显然不理解,他不希望花雨上去冒险。

    花雨没有跟凤止解释太多,看向了夜如歌道,“夜如歌,你应该明白我说的,那个冷幽,得我来对付。”

    夜如歌点了点头,确实如此,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,但是冥冥中似乎是这样。

    凤止有些纠结的看着花雨,其实帮夜如歌拿无明业火是兽神殿的事儿,跟花雨关系不大。

    花雨显然看出了凤止的心思,鼓起勇气上前抱了一下凤止,“听话,你的事儿就是我的事儿,我一定帮夜如歌拿到无明业火,而且,你在底下也很重要,关键时候,你要救我们。”

    凤止闻言心中一暖,用力回抱了一下花雨,低声道,“小心,我等你回来。”

    凤止放开花雨,又冲夜如歌道,“你一个人要对付无痕和楼明威两个,小心点,特别是无痕,他的神魂可能很危险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,我知道。”夜如歌点了点头,再次转身面向了无痕,“我和花雨师父跟你们一起上去。”

    无痕笑了笑,故意开口道,“哟,夜如歌,你想拿无明业火,就只上去两个人,是不是有些冒险了?”

    夜如歌非常清楚无痕的卑鄙想法,不以为意道,“无痕师兄,别废话了,对付你,我一个人太浪费了。”

    无痕的神情微变,显然他听的出夜如歌的不屑,他心中有些愤怒,可是他也明白现在不是逞强的时候,能拿到无明业火才是最后的胜利。

    等自己拿到了无明业火,杀了夜如歌,现在所受的一切屈辱都不足挂齿,他笑了笑,微微俯身道,“请吧,如歌师妹。”

    夜如歌早已做好了准备,她现在还不知道,无痕到底有什么底牌去取无明业火,因此她告诫自己,绝不能有丝毫的大意。

    无痕转过身往高塔走去,其他人赶紧跟上,夜如歌有些担心的看着花雨,又有些防备的看着冷幽。

    一旦开始接触无明业火,冷幽一定会出手的,到时候,就只能看花雨自己的了。

    “花雨师父,你要小心。”夜如歌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如歌,一定祝你一臂之力。”花雨语气坚定的说道。

    夜如歌听了花雨的话,却担忧的摇了摇头,如果可以,她只希望花雨能保护好自己,“花雨师父,小心冷幽,其他的事情,我自己会处理好。”

    花雨知道,夜如歌这是在担心自己,便有些欣慰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来到高塔跟前,无痕并没有第一个往上爬,他犹豫了一下,才转过头对楼明威说道,“楼师兄,你先上去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