幸运飞艇前二直选计划网

言情阁 > 医行天下 > 第一百三十八章 强行疗伤

第一百三十八章 强行疗伤

一秒记住【笔♂趣÷乐 zbbxstc.com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第一百三十八章 强行疗伤

    正在这个时候,张莉从外边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这么早就来病人了?”张莉一边洗手一边问道,她还没看到顾北的脸。

    等到走进身边的时候,才大惊失色!

    怎么是你?

    张莉诧异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昨夜在村口救下来的!”王昊赶紧解释道。

    对于顾北,张莉也是见过的。

    “那你准备怎么办?”张莉问道,现在梁庄乡特大命案的消息可是传播的很快的,她这次来诊所,就是想要赶紧告诉王昊这个消息,没想到竟然看到了顾北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啊,我的意思是先给谭局长打个电话,让他先把顾北带回去!”王昊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行,你一直待在诊所,不根本不知道最新的情况!顾北现在可是被通缉的人了!”张莉慌忙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王昊和顾北一起惊讶的发出声来!

    怎么会被通缉了?

    “哎呀,你都不看手机上的新闻吗?”张莉急的跺脚,她一看到秦放出事的消息,立马关注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新闻说的什么?”王昊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最新的消息,说秦家已经开始协同警方搜索顾北的下落了,还说!”张莉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“还说什么?”王昊着急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还说是顾北杀了秦放!”张莉说完,有些担忧的看着受伤的顾北。

    说实话,她确实不认为眼前这个青年会杀秦放。

    “混蛋!”顾北听到这个消息,气的咳出声来,那些包扎好的伤口,顿时有血色渗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别激动!这是怎么回事?你不是说这是沈家出的手吗?”王昊赶紧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,不过我敢肯定,现在秦家一定出问题了!”顾北咬着牙说道。

    王昊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他很认可顾北的说法。

    但是怎么处理顾北,就是一个问题了。

    他很明显的感觉出来,顾北肯定不是叛徒,如果在这个关键时候把顾北交给谭志明,肯定不行!

    “这样吧,我赶紧收集一些草药,把你的伤势先控制住,然后再商量秦家的事,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好,麻烦你了!”顾北也知道情况紧急,赶紧应道!

    王昊将顾北安置在里屋,然后开始给林雨燕打电话,让她送一些疗伤止血的药物、

    中午时候,李暮年已经将药物送到了诊所!

    “昊哥,你要这么做什么那?”李暮年一边卸着药,一边问道。

    “做一些疗伤的丹药!”王昊清点的数目说道。

    “恩,好!对了,药酒你那还有没有?”李暮年看着王昊,腆着脸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的用完了?”王昊有些惊讶,他还不知道李暮年把自己的那瓶卖给刘阳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啊!用完了!”

    “你要适量啊!这段时间节制下,我忙完了再做一些,到时候送你!”王昊狐疑的看了一眼李暮年。

    “恩,好!多谢昊哥了!”李暮年卸完药,笑眯眯的开车走了!

    因为修路,平日里根本没人来,因为想着给顾北疗伤,诊所早早的就关了门。

    王昊将几箱药草都搬回到了诊所的院内。

    院里放着一个厚重的红色大澡盆。这是王昊从自己家里找来的。

    张莉在院里烧着开水!

    等水烧的差不多了,王昊开始把药材不断的放置到澡盆里。

    “这东西可以治我的病?”顾北有些疑惑,要不是因为王昊信誓旦旦的说可以治疗自己的病,他肯等不及。但是看着这么简陋的条件,让他真心有些怀疑。

    “一会试试就知道了!”王昊没有说话,继续摆弄那些药材。

    一壶热水被加入澡盆中,升起的白烟将张莉的脸映衬的通红!

    药物在水温的加热下,不断的翻转扭动,一个个水泡咕嘟咕嘟的响着,水面上慢慢浮起一片黑乎乎的东西,白色的烟雾汇聚在上方,散发出一阵阵奇异的清香。

    张莉在一旁笑着问道:“以往熬药出来的味道都是超难闻,这次竟然是清香,药浴就是不一样!”

    王昊笑了笑,解释了一下药物的原理,他现在一有机会,就会和张莉讲解医术。

    放置了大约十几分钟,王昊闭上眼睛,细嗅了一会,用手试了下水温,才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一旁的顾北有些急切的问道:“可以了?”

    “可以了!你先去里边泡上半个时辰,然后我给你行针!”王昊说完自己准备先去屋里休息了。

    “那我干嘛?”张莉问道。

    “接下来顾北要疗伤,你在这不方便,先回去吧!没事多帮我留意一下秦放的消息就好了!”王昊看了一眼顾北,到时候各种针灸治疗,张莉也帮不上什么忙。

    “恩,好!”张莉点点头,然后起身离开。

    王昊回屋等了一会,听到院内传来一声“噗通”的响声,看来是顾北已经跳了进去。

    趁着顾北浸泡的时候,王昊将自己的黑匣子取了出来,将其中金针一根根取出放在木桌之上,同时,连带石珠里的玉瓶也拿了出来。

    玉瓶里的药丸,迄今为止,王昊也就只给母亲李香兰吃过一颗,剩余的都被王昊珍藏着。此番出现巨变,顾北肯定会着急回去,自己答应过秦放的事情,如果这么半途而废,心里肯定不是滋味,倒不如先治好顾北,然后还秦家一个人情!

    又过了一会,屋外传来脚步声。

    顾北穿着短裤,一身湿漉漉的从屋外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看了一眼顾北,王昊这才反应过来。当初在山里疗伤,光着腚随便跑,反正也没人,现在在家里,许多事情都没有那么方便了。

    “你先换下短裤!”王昊将自己的短裤丢给顾北。

    顾北边换边问:“要怎么治疗?”

    “你先躺在床上,我给你把穴道疏通一下!”

    王昊让顾北躺好,然后用手指在他胸口位置仔细的探查几下。

    经过药物的浸泡,顾北的身体出现了一些变化,本来黝黑的皮肤,有些泛红。毛孔扩散,最适合行针。

    “你将身体放轻松!我要开始了!”王昊先用金针在王昊的脖颈、胸腔、双臂各刺了一针,这一次是王昊有史以来最专注的一次。

    容不得半点失误!

    几针下去,顾北的呼吸明显变得急促起来,他的身体开始红的发烫,几根已经刺入穴道的金针,也开始微微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“伤势的这么厉害?”王昊皱了下眉头。

    他知道顾北的伤势严重,但是没想到竟然严重到这种地步,用药草浸泡半个时辰,自己用金针封住他的几大主穴,竟然还镇不住体内的伤势。

    “你忍一下!”王昊说了一句,然后用极快的手速在顾北的伤口附近点了几下。点过之后,顾北身上的红潮稍微驱散了一些,但是他整个人却好像更加难受,只是一直在咬牙坚持!

    顾北的伤势有些超过他的意料。